感动!96岁生日当天,这位同济校友还奋斗在手术台上,手丝毫不抖2018-09-01

手术台上的他

在无影灯下神情严肃

握着手术刀的手毫不颤抖

手术台下的他

手指脚趾都已变形

像普通老人一样

走路需要人搀扶

这位老人,年近百岁,却依然拿着手术刀,在手术室的方寸之地,挽救着患者们的生命。

他就是吴孟超,同济大学杰出校友,我国“肝脏外科之父”、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中国科学院院士。

从医75年,他创立了肝脏“五叶四段”理论,奠定了我国肝脏外科的解剖和理念基础;

创造了间歇性肝门阻断切肝法和无血切肝法,使肝癌手术成功率由16%提高到98%以上;

主刀世界第一例成功的中肝叶肿瘤切除术,使中国肝脏外科一跃而领先于世界……

他说,他们不让我多做手术,一周只做两三台;

他说,其实我动作快,一会儿就好了;

他说,我一辈子就干了一件事,那就是与肝癌作斗争。

8月31日正好是吴老96岁生日。

1998年,上海市民罗先生被诊断为肝癌晚期,体重暴跌28斤,多家医院谢绝收治,他绝望之际找到吴孟超,吴孟超为他切除了13厘米的肿瘤。

生日之际,罗先生驱车几小时,只为赶来感谢他的“救命恩人”,为吴老庆生。

向吴老致敬!

今天,也让我们对这位可敬可爱的老人说一声:您辛苦了,愿您身体健康!

[人物简介]

吴孟超,男,1922年8月生于福建闽清县,中共党员。1927年随母赴马来西亚投奔父亲,1940年归国求学。1949年7月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96年被中央军委授予“模范医学专家”荣誉称号,2006年荣获2005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据CCTV第九期朗读者《谢谢》中介绍,今年96岁的吴孟超,拯救了超过16000位患者的余生。

吴孟超其实是马来西亚的归国华侨。他初中毕业的时候,祖国正在遭受法西斯的侵略。按照当地习俗,校方要出资让毕业生聚餐。“奉献自己”的种子,已经在身为班长的吴孟超心中深种了——他当即建议,把聚餐的钱捐给祖国正在浴血抗战的前方将士。

于是一份以“北婆罗洲萨拉瓦国第二省诗巫光华初级中学39届全体毕业生”名义的抗日捐款,送往了抗日根据地延安。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在毕业典礼时,学校收到了八路军总部以毛泽东、朱德的名义发来的感谢电。

吴孟超下定决心,要回国参加抗日战争,即使一人之力不能救祖国于水火,也要和亿万同胞共赴汤蹈火。吴孟超走了一个月的水路、旱路,来到昆明,却发现去延安的路,只会更加漫长凶险。同学劝他,与其送死,不如科学救国。于是,吴孟超暂时按下自己内心的激愤,投入了考取同济高中的复习中。

后来,吴孟超考入同济大学医学院,有幸听到了“当代中国外科之父”、在二战中挽救无数生命的裘法祖教授的课,顿时被他的渊博知识、精湛医术所折服,用吴孟超自己的话说,“成了他的铁杆粉丝”。后来吴孟超在医院当住院医生,才得以近距离地跟裘法祖查房、看他手术,真正如愿以偿地成为他的学生。

吴孟超回忆,中国是肝病大国,死亡率很高。在他提为主治医生时,要选一个固定的外科方向。裘法祖教授对他说,“现在肝脏外科还不行,中国还没有人专门搞。”

于是吴孟超选择主攻肝脏,从标本研究到临床实践,带领了一批医生,在一片空白之上,建立了中国的肝胆外科。在这漫长的六十年里,吴孟超基本上一个星期要跟老师裘法祖通一个电话,没事就说说话、聊聊天,有情就在电话里跟他汇报,听听他的意见。吴孟超说:“裘教授确是我人生旅途最重要的恩师、明灯和楷模。”他本人就承袭了裘法祖“精准、干净”的“裘氏刀法”。

到今天,中国肝胆外科的中坚力量,百分之八十是吴孟超的学生、学生的学生和第三代、第四代学生。

吴孟超再次回到马来西亚时,父亲已经因为胆囊结石胆管结石去世了。他为了救国,学了这一行,却没有机会给自己的父亲医治。他在父母的墓前,说:妈妈爸爸,我已经为祖国也做了一点事情。

现在的吴孟超仍不会轻易离开这个没有硝烟的白色战场——死神是他的老对手,他会一直做一个局内人,步步对弈,没有退休,直至今日,直到最后。

“谢谢”这两个字,是吴孟超耳朵边上听的频率最高的两个字。

面对篮球那么大的肿瘤,别人都不敢做手术的时候,吴老说,“名誉算什么,我不过就是一个吴孟超,救治病人是我的天职。”

在2004年,82岁的吴孟超不顾众人的反对,接下了一台复杂的肝脏肿瘤切除手术。手术的对象是一个叫甜甜的女孩,她肝脏的肿瘤比篮球还大,大到所有人都认为只有肝移植一条路可以保命。

同事偷偷劝吴孟超,说别人都不敢切,你切了,万一出了事,你的名誉就没有了!

在旁人在乎“晚节”大过天的年纪,吴孟超只认“人命关天”。他果断地说:我不过就是一个吴孟超,救治病人是我的天职——名誉算什么!

2004年9月24日早上8点到晚上6点,吴孟超通过整整十个小时的手术,给女孩切掉了肿瘤。女孩说:“后来我选择了9月24号——让我获得再生的日子,和我心爱的人携手走上红毯。今天我可以拥有完整的人生,谢谢您。”

节目中,董卿分享了几封他人写给吴老表达感谢的信。

董卿读着读着就落泪了。

其中一封,是和吴孟超合作多年的护士长写的,她在信中这样向吴老写道:

“认识您三十多年了,

在很多人看来,

您是个传奇,

但只有我看到过,

手术后靠在椅子上的您,

胸前的手术衣都湿透了。

两只胳膊支在扶手上,

掌心向上的双手在微微颤抖。”

“叹口气说,

力气越来越少了,

如果哪一天

我真的在手术室里倒下了……

你知道我是爱干净的,

记住给我擦干净。

不要让别人看见我一脸汗的样子。”

德不近佛者,不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以为医。人命关天——就是医者吴孟超最大的信条。

他的恩师裘法祖著名的六字箴言:会说会做会写。吴孟超把这六个字放在办公室,一直按这个标准要求自己和自己的学生。这也是吴孟超在接近百岁的年纪坚持做手术的原因之一——言传身教地再带一把年轻人。让中国的肝脏外科,后继有人——“……攻克肝癌,在我这辈子大概还实现不了,我要培养更多人才,让以后的人继续往前走。”

一生,

因为他和他的手术刀,

而变成了万众的生。

点赞!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