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风采】程名望:对我国粮食安全的三个期盼2017-03-15

程名望

教授 博士生导师

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系

这学期,给本科生讲授《城市经济学》,讲到土地利用与粮食安全问题,播放了冯小刚导演拍摄的《一九四二》片段。再次看到荧幕中灾民们饥寒交迫的悲惨画面,泪水模糊。抬头一看,学生们也眼睛湿润。

其实,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爱和善良,只是需要熏陶和激发。但仅仅心中有爱和善良还不够,还需要理性的思考和科学的路径。



冷静下来,对我国的粮食安全问题有几点思考,提出三个期盼。



期盼之一,是希望认识到粮食安全问题的重要性。一方面,从商品属性看,作为基础产品,当农产品极度缺乏时,它的需求弹性就趋于无穷大。也就是说,当一个人饥饿难耐、寒冷交迫以至于难以生存时,他愿意以无穷大的价格去购买食物等农产品,这和马斯洛的需求理论相一致。同理,当一个国家或地区出现食品短缺时,也会以无穷大的代价来发展农业,从而使得该国或地区无暇发展现代工业或服务业,从而陷于“贫困陷阱”。由此可见,农业是一个社会的基础产业,农产品是一个社会的基础产品,容不得任何的忽视或懈怠。


另一方面,从中国国情看,中国是人口大国和农业大国,“三农”问题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一大基本问题。而粮食安全是“三农”问题的核心问题之一,是我国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的基础。我国历史上爆发的多次“大饥荒”,往往伴随着惨烈的人口消亡和社会动荡,其警示意义依旧存在。


期盼之二,是希望认识到粮食安全问题的严峻性。


随着城镇化不断推进,一方面,耕地不断被侵占,中央政府制定的18亿亩红线已经岌岌可危。中国拥有13亿人口,约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但却只有世界7%的耕地,耕地资源十分稀缺。同时,由于过度使用化肥、农药或工业废物、废水的侵蚀,很多耕地已经严重退化,耕地的质量也存在隐患。另一方面,农村劳动力快速外流,特别是青壮年劳动力往往优先外流,使得农业劳动力数量和质量均不断下降,以弱质劳动力为主,即通俗所说的以儿童、妇女和老人为主要农业劳动力的“613899部队”,降低了农业生产的边际产出率,部分地区(如浙江的杭嘉湖地区)甚至出现了严重的弃耕和撂荒现象,农业空心化问题日益严重。



另外,由于中国“增长奇迹”的出现,忽视农业和粮食的思想比较普遍。一方面,从追求效率和GDP的视角,在粮食生产问题上,“地方依赖中央,销区依赖产区,居民依赖市场”的现象一直存在,各地对农业的重视和投入均不够。另一方面,从比较优势和国际贸易视角,一些人甚至质疑粮食库存太多,奉行国际粮价低、有钱多买国外粮食的理念。而实际上,若过度依赖粮食主产区或进口,粮食调入成本和风险就会加大,在特殊时期或遇到特殊问题时就将陷入被动甚至产生灾难。



期盼之三,是希望有切实可行的战略和措施以保证粮食安全。


首先,土地是粮食生产的基础条件,死守18亿亩耕地红线依旧有其必要性和战略意义。一方面要划定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另一方面要防止和纠正土地流转的非农化和非粮化。


其次,农民种田的积极性是粮食生产的必要条件。2003年以来,中央政府制定并实施了种粮补贴、大型农业机械补贴等系列惠农支农政策,继续实施和深化已有的支农惠农政策,让种粮不吃亏,有利于调动农民种粮的积极性。


最后,强化农业投入是保证粮食安全的重要举措。城镇化的推进,对传统小农经济的冲击是必然的,农业改革势在必行。其基本路径应该有两个,一是规模经济,二是要素替代。对于前者,其基本途径是耕地适度规模化和家庭农场。而土地适度规模化的家庭农场,必然伴随着大型农业机械的使用,其实质是资本替代劳动,使中国农业生产从精耕细作的劳动密集型转向资本密集型。

(转自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