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节水事业奋斗终身——访上海济辰节能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张维勇2017-08-24

校友简介

张维勇,同济大学MBA2005级校友,同济大学校友企业家联谊会(蓝蚂蚁俱乐部)副理事长。2006、2007担任两届同济大学MBA联合会副主席。

2007参加央视《赢在中国》创业大赛进入全国36强。

2007获得上海市大学生创业基金资助,自主创业,并作为上海市优秀大学生创业代表被中央电视台、上海东方卫视等20多家媒体采访或报道。同年,成立上海济辰节能科技有限公司。

打破铁饭碗

1990年,张维勇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临沂的一家国企当技术员。1993年在“打破铁饭碗”的说法刚开始时,张维勇就不顾父母的反对,坚决辞职走人。

树挪死,人挪活。辞职后的张维勇到了中马合资的远宇集团,从技术员、车间主任一路做到了副总经理。“敢干就能干”,虽然这里没有国企这么规范,但放在国企不可能的事,这里的老板却会鼓励你做。

张维勇对工人技能不满意,车间里40多名技术工人被他一路裁到只剩7个,老板给他这个权利;新人还没招来,新工程却已到来,原先40个工人70天交货的项目,他拍拍胸脯说7个人40天交货,老板给他这个信任。

要让马儿跑,得让马儿吃草。凭着最纯朴的管理常识,张维勇不仅隔三岔五地给员工发奖金,还动员老板每天到车间给工人鼓劲;晚上加班,他动手给工人们煮面,必须是肉比面条多;担心工人深夜疲乏易出事故,他把大大的音箱搬进车间,劲爆的迪斯科响彻厂房……物质激励加上精神鼓励,过去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竟然提前实现,7个人38天搞定了。

作为主管生产的副总经理,收入和待遇都很高,在同学聚会中他已经是最出风头的那一个。但打拼了五年后,那颗不甘平淡的心又在驿动。“这家合资企业终究还是家族式企业,做个副总也到顶了,而他们能做到的,我也可以。”张维勇萌生了创业的念头。

摔两个跟头

2000年,张维勇正式创业。早在国企当技术员时,一位工程师同事去日本考察回来,兴奋地对张维勇说,“日本的水龙头太高级了,洗手不用开龙头,都是有感应的,人一走,水龙头就自动关了。”不就是红外感应嘛,没什么难度,没过多久他就自己捣鼓出了一台感应龙头,这也成了他创业时的选择。

万事开头难,创业第一年,期望中的热销并没有出现,面对30多万的亏损,如何止血?分析以后,他发现自己的目标客户定位错了,感应龙头的节水和方便对普通家庭的吸引力抵不过他们对价格的敏感。

知错就改,张维勇把目标换到学校、医院这样的单位上,果然扭转乾坤。趁热打铁,2003年他又做出一个决定,将公司的70多名营销人员解聘,因为业务员上门推销速度慢、覆盖广度不够,应该转换到代理商合作模式,把产品在市场上迅速铺开。

他认为自己找到了快速发展的途径,却没想到是个让人“头破血流”的跟头。代理商们往往同时代理多种产品,他们的积极性和市场推广水平都存在问题,而张维勇的产品又因为感应和节水的功能而价格略高,在代理商的店铺里几乎沦为其他同类产品的陪衬。但当他想要改正错误时,却没有机会了,“货都压在代理商手里,拿不回来了”。

两次失败,让张维勇悲观得快要失去信心,也开始反思自己的能力。

背水来考学

痛定思痛之后,2004年张维勇放下公司所有事务,只身一人来到了上海,在同济大学边上的干训楼租了间十平方米的小房间。他不是来寻找商机,而是来考试的,目标就是同济大学MBA。

但现实是残酷的,19.5分,这就是他在考研培训班中第一次英语考试的成绩。离开学校十多年,别的科目都不怕,就是英语本来就学得不扎实,差距太大了。告别家人时,破釜沉舟、豪言壮语,现在想回家肯定无颜见人。怎么办?

这一天,受了打击的张维勇连公交车都坐反了,下了车往回走,枯黄的秋叶一片片落下,路人行色匆匆,一切都显得那么落寞。“难道现在的人生都是自己折腾出来的吗?如果一直呆在国企,起码也是个中层干部了。如果留在合资企业,被人瞩目捧得高高。如果做企业,小富即安也挺滋润,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

可是,人生没有如果。“我的特点就是,一旦决定,就要全力以赴”。第二天,他就迅速调整状态,重新投入战斗。同济南楼、北楼常能看到他蹭教室的身影,一个上午被赶好几次,至今他都对阶梯教室里的阴冷记忆深刻。每天晚上12点,干训楼关门前的最后一个身影几乎都是他。

终于到了一考定乾坤的时候,张维勇至今都搞不明白,自己的英语成绩为何会超常发挥,惊险地擦着录取线闯进了同济的MBA。

闯《赢在中国》

十年前,当张维勇正站在央视的舞台上,作为《赢在中国》创业大赛的36强选手,对面的史玉柱不断向他发问,“核心团队几个人”,“从失败中得出了哪些教训”,“你做出正确决策的比例有多高”?而马云对他说,“你要走的路还很长,你要有心理准备,你可能是屡战屡败,也要屡败屡战地走下去。”

2006年12月,张维勇看到了央视第二届《赢在中国》创业大赛的报名通知,“看过第一届的比赛,我有创业经历,又在学习企业管理,我不参加谁参加?”从15万人的海选中、从电话面试出1080名的挑战中、从108强的激烈竞争中一路晋级,此时的张维勇能够跻身36强,本身就像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108强个个是精英,谁都不比谁差”。在角逐36强的比赛中,张维勇被分在了“死亡之组”,因为这组的8名选手每个都是直接晋级上来的,他们彼此之间既要团队合作,又是竞争对手。在激烈的赛制下,人性的各种弱点都逐渐暴露出来。在沙盘模拟环节,张维勇因不熟悉比赛规则、不熟悉沙盘演练,出现了好几次失误,也因此影响了整个小组的表现,团队气氛也越来越异常。

“如果我们组成绩不好,就只有一个晋级名额了,怎么办?”结果尚未明朗,但张维勇选择了站出来,主动对评委说,“我给大家道个歉,如果这轮有淘汰,就请先淘汰我,不要因为我的失误影响大家。”

出人意料的是,主评委赵民宣布的却是“94号张维勇晋级”,此时只能用“从地狱到天堂”来形容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赵民的理由是,“一个团队出现失误,不会只是一个人的问题,他敢于承担责任,并全力投入比赛的精神让我选择了他”。这也让张维勇再一次感受到坦诚的力量,“人一定要诚实,别人不会因此惩罚你,装得了一时装不了一世”。

节水为国民

2007年,39岁的张维勇拒绝了猎头推荐的高薪职位,在上海注册成立了上海济辰节能科技有限公司,再一次扬帆起航。2012年,张维勇对公司管理层进行大幅度调整,公司开始步入正轨,年营业额及利润不断刷新纪录。

采访中,张维勇分享了公司的核心业务,由三部分组成,一是传统节水龙头产品;二是雨水资源的回收利用工程建设;三是水务信息化建设。所有公司的战略都是围绕“节水”这一目标制定。中国的人均水资源很低,但浪费惊人,如何监控水资源的利用效率是个大难题。公司从硬件、工程和水务信息化三方面入手,努力打造一个节水的生态闭环,解决水资源浪费难题。2016年,张维勇还与上海市水务部门进行多次沟通,推广“合同节水”等新模式。

创业虽然艰难,但张维勇没有后悔。“如果大家同样活80岁,虽然选择现在的道路,也有脆弱的时候,需要安慰,但更多的时候是愉悦,因为我的生命燃烧彻底了,这辈子确实做了点值得的事。说得低,我赚钱赚得安心;说得高,我所做的事可以说是利国利民。”

创业只是一种职业选择,他源于你内心的召唤和喜欢。创业本该是快乐的,因为创业活动具有很强的自主性。创业会更大程度挖掘你的潜力,他会让你体会到,只有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才有可能到达另一个彼岸。

创业没有成功和失败,它留给你的是一段心路历程,等有一天回忆起这段时光时,会感到更多的欣慰。

同济110周年祝福

本次采访正值同济大学建校110周年校庆,张维勇学长衷心祝愿母校能够人才辈出,振兴中华。同时也希望学弟学妹能够明确人生目标,既要仰望星空,又能脚踏实地,实现人生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