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WHU商学院交换学习生活- 章华杰2013-03-20

开篇

2013年1月5日我乘坐的MU220班机顺利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我在德国WHU – Otto Beisheim School of Management四个多月的交换学习终于告一段落。回想这四个多月,用一个词来总结的话,就是精彩绝伦。

回想四个月前,对于德国以及在欧洲的生活,更多的是模糊的憧憬。而如今,这些却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感受,真真切切的体会。我终于知道了德国的冬天其实并不冷,巴塞罗那的天空真的很蓝,罗马的废墟令人深思。

我还记得出国前曾写过一篇出国动机及学习计划方面的文章,记得当时的出国动机是如下四个方面:

一、学习西方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

二、理解西方的政治、经济体制

三、人文,艺术的了解与感悟

四、建立自己的人际网

如果让我现在来评价上面的四条,觉得这多多少少都有接触,但是老实说深度还是不够的。当然比起别人欧洲半月行之类的,我的见闻肯定要比他们丰富而深刻的多。感慨的是四个多月时间还是太短,我只能说:略懂!四个月的时间只能让你走马观花,肤浅地了解而已,但是对我的意义,可能是深远的。这四个方面中,第三、四点的感受要深一些,有很多实在的照片和自己的旅游记录都证明我有相当大的收获。但有些方面的了解却相对薄弱,比如第二点,“西方的政治、经济体制”总得来说跟没出国前知道的也差不多。像我这样,德语也不懂,意味着不能从德国媒体中了解他们对于很多问题的看法和评论。四个月里要真正了解他们的政治、经济体制那也是痴人说梦,更多的只是听在那边时间待得长一些的中国人的讲述。西方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这一块更多的是在课堂上学习而已,而其实如果能去企业实习,我相信收获会更大。可是四个月要做事情太多,基本无望。人文、艺术其实在中国也可以学,到欧洲游历更多的是对古老文明和历史的震憾和感叹。人际网的建立因人而异,有人旅行一趟朋友遍天下,也有人永远都是独行侠。对我而言,的确认识了不少朋友,从他们那里,让我对这个世界有更多元的了解和思考。当然,有一点毫无疑问,开阔视野,真正的开阔视野。这一点,相信所有出去交换的同学都会同意我的意见。就凭这一点,四个月的交换对我肯定有深远的影响。


学校介绍

我的学校WHU – Otto Beisheim School of Management是德国的顶级商学院。学校规模很小,总学生人数不超过1000人;历史不长,成立至今不到30年;声誉不错――特别是在德国,服务相当地好。让我真正感受到了小而精的私立商学院。谈谈真正名副其实的小而精吧。首先这个学校只有一个学科:工商管理,够小的,相比同济几百个专业招生,它只有一个专业招生,实在是小。说它精,不论从商学院排名还是学术能力,在欧洲都是名列前茅,招生层次上从本科,硕士,博士,MBA, EMBA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个项目是跟另一个德国的私立法学院合办的商学-法学双学位项目,更体现了它的专。二十四小时图书馆和讨论室,二十四小时健身房,校园里无线上网,全都免费。德式的高质量门窗,让你在房间里看书安静的连根针落地都能听得见。我们的MBA教育楼安排更是周到,楼里所有的案例讨论室都配备打印机和纸张,如有打印需要,请自便。

WHU对所有交换生提供了非常宽松而平等教育机会,我是以I-MBA的身份去WHU交换的,可以选修学校几乎所有的课程,几十门普硕课程和十来门MBA课程。为了不辜负这么好的学习环境,我在那里几乎选修了作为一个交换生能选修的全部MBA课程。总共有六门课程:B2B Sales Management, Brand and Price Management, Competitive & Corporate Strategy Tools, Negotiation, Perspective on Mergers & Acquisitions, Strategies for Dynamic Market。总得上下来的感觉是,课堂上讨论比较热烈,同学们都比较活跃,竞争异常激烈。有一点与很多商学院不一样,他们毕业应聘的时候必须把商学院所修的每门课的成绩呈给雇主,很多企业也会参考成绩而决定是否录取他们。所以平时课堂上,学生们对成绩十分在意,同学间的竞争自然可想而知。坦白地讲,作为一个从中国过去的学生,课堂上我们不占什么优势。特别是语言上,中国的学生通常都是最不善跟人争辩和表达自己意见的。有时候我们是不屑,但是总体来说也是不善。而这恰恰是沟通方面的一个问题。作为一个交换生,跟他们的MBA学生一起上课,我更多的是一个旁观者的心态和姿态,并没有百分百以主人翁姿态投入期间。应该说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态度,但是有时候面对非常激烈的文化冲撞,这又是一种比较安全的办法。


学习篇

如果让我将WHU的MBA课程跟同济的MBA课程比较一下,那还是有很多差别。

他们的课程内容更细,比如B2B Sales Management, Brand and Price Management这两门课其实都是市场营销一门课的内容,但是在那边他们把它分成了两门课。而我们大都只是参照了教育部的要求而设置课程。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WHU的课程设置更丰富。

你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来对付这些课程,大量的case study和阅读材料会让你觉得时间不够用。一位在WHU参加MBA课程的中国同学(非交换生)这么评述他在WHU的半年学习经历:平时课堂教学上老师会将你往死里整,因为这里有相当繁重的作业和阅读量。但是考试的时候,要通过还是相对容易的,很少有教授会给MBA同学不及格。我十分同意他的观点。但是考试容易并不意味着你能拿高分,据我所知,如果要拿A那是相当困难的,一般一个班就一两位同学能拿到A。

将理论放在案例中去讲。没有一个教授直接上来就讲理论的,理论教育会少一点。比如讲“战略”的时候,教授并没有直接把波特的理论搬上课堂,而是将波特的部分著作摘录章节发给我们让我们自己阅读。然后在案例讨论的时候,慢慢地将有些理论穿插进去。波特的原著要读,大量的案例也要读,阅读量可想而知,你还能从容应付吗?在上Negotiation这门课的时候,教授会将谈判的很多原则点放在PPT上,但是每一点的原则并不是直白讲讲而已,他会通过让我们实践来细细体会。因此就有了很多的场景和案例,让我们分组直接就某个案例练习谈判。通过这样的训练,让我们有时间好好体会课堂上讲的一些知识点,让我们真正理解并记住。同时,阅读案例也让我视野开阔,知道了不同行业的大概情况,从这一点来说我还是十分享受案例教育。我在这里要说的是,WHU一门课的Case Study比我在中国一学期的Case Study还多。这一方面,我们本土的MBA教育的确需要加强。

小组讨论是十分必要的,我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通过这四个月的学习,让我真正理解了为什么商学院要进行案例教育。平时我们上课的教室大概能容纳50人左右,有点阶梯教室的样子,在WHU的MBA楼里,这样的大教室也没有几个。可是却有相当多的讨论室(Case Study Room)准备着,供小组讨论。这些讨论室都不大,平均大概六、七个平方,可以容纳7个小组成员进行讨论。中间放一张椭圆形长桌,周围几个椅子。两边墙上是白板,供讨论的总结记录。再加一个四十英寸液晶屏可以直接连接PC进行演示。我们经常课程进行到一半,教授就让我们各个小组去讨论室就某个问题进行讨论,讨论结束回到课堂讨论结果以PPT形式汇报给大家。在我们上课的过程中,MBA中心一般都有教员全程陪同,处理一些锁碎的事情,比如给教授准备饮料,给讨论室编好小组号,给大家分发临时案例资料。工作之细致,态度之认真,我无不表示由衷钦佩。有时候一些课程经常还有小组作业,比如当我们在上Brand & Price Management 的时候,教授第一天上课就给我们布置了一个大作业,做一个Vodafone 的小组作业。我们几个组员为完成这个作业,先后至少一起在案例室里碰面达5次之多。

为什么说我觉得小组讨论十分必要呢?本身商学院的很多教育都跟沟通有关,我们也经常说在一个组织里面职位越高,并不是他的专业知识要求越高,而是他的协调能力和沟通能力要求更高。这就需要经理人一定是一个良好的沟通者。未来的商业世界一定是个团队合作的世界,孤军作战毫无前途而言。小组讨论其实就是一个锻炼综合协调和沟通能力的场所,当然还可以互相学习管理专业知识。我们的同学都有了三年到十年不等的工作经验,且每个人的文化、行业背景炯然不同,在这么一个国际化的团队里面进行讨论某个议题并形成一致意见其实是有挑战的。

我们经常对同一个问题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有时候不同的观点互为补充。我经常在想,跟这样一群人一起讨论某个商业问题,其实跟在跨国公司里的同事进行商业会议非常相似。对同一个问题,大家的意见有时是互补性的,最后经常以比较欢乐的结局完成;有时候也会有一些冲撞,甚至是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矛盾,最后大家只能以比较遗憾的方式结束讨论。然而,我们却在这样的遗憾中慢慢体会并学会如何与不同文化背景的同事共处、合作。经常,我觉得我们的讨论是低效的,往往为了约定下一次讨论的时间大家可以讨论半个小时而悬而未决。有人说要上德国语,不能放在周二;有人说周三晚上是他健身的时间;有人说周四答应了妻子陪孩子去哪里玩;当然也有比较好相处的同学,任何时候他都可以。这些在我们看来都是随便就可以调整的时间在不同背景的同事之间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也许与我们从小的教育有关,很多西方人就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而我们中国人的传统教育是互相谦让。我亲眼目睹了一个德国女同学和一个德国男同学对某个问题有不同的意见,互相争论,一开始还是用英文争论,到后来居然直接用德语,火药味之重至今令我印象深刻。而争论的中心却是谁应该去台上做PPT演示。在我看来,这样的小问题还需要花时间来争论吗?也许是民主,也许是固执,这样的同学、这样的事情在WHU的商学院还是经常发生。最后我得出的结论是:要学会妥协,也要坚持己见。随波逐流是最要不得的。这些情况的出现只能说明我们的沟通还有很多方面值得改善。小组讨论的经历让我明白了,国际化的讨论充满着挑战,正如国际化的商业合作一样,充满着变数。课堂上学过的知识点也许会忘记,但是这么多姿多彩的经历我将终生难忘。

将企业家请进课堂现身说法。当我们上B2B Sales Management的时候,我们的教授就邀请了宝洁在欧洲的一个高官走进我们的课堂给同学们上课,回答大家的提问。我能很明显地感觉到,学院派和实战派还是有不少区别,实战派要来得更有实效和一针见血。还有一次在上Brand & Price Management的时候,我们的教授将一个保健品品牌(OCOO)的创始人请到了我们的课堂上,让他给我们讲述他是如何塑造OCOO这个品牌的。同学们有机会与这些企业家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探计OCOO品牌将来的发展和延伸计划。自然而然将课堂上所学到的Brand extension 的有关知识应用到了这个案例中。

企业参观永远跟实习和工作挂钩。一个学期下来,商学院大概安排了四到五次的企业参观。每次企业参观都会提前一个月左右预告,大家根据兴趣自愿报名。

顺便提一下,WHU校内的沟通一般都是通过Email。学校内部网系统里有一个Lookup系统,你可以查到学校每个同学的Email地址,跟他们单独沟通;你也可以直接发邮件给一批同学,比如“MBA 2013”所有同学。因为这样的系统,沟通的效率还是挺高的,但是你必须每天关注你的邮箱,因为随时都有很重要邮件发给你。刚到WHU时我就很不适应,后来老师建议我们每半天查看一下你的邮箱,以免漏了重要信息。从那以后,每天查看Email的时候都是我非常快乐的时光,我期待着有什么新的活动来临。

我参加了两个企业参观。一个是Deutsch Borse (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我被那里的办公环境深深吸引,在那里好好享受了一顿免费的自助餐。为了借机尝遍德国的美味,我居然吃了好几块牛排和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海鲜,撑着肚子结束了下午的参观。现在想来实在有些好笑。而这么一个公司,居然是私营公司,在中国长大的我实在有些不适应。德国同学开玩笑着说:如果你有钱,可以把它买下来。还有一个是化工巨头巴斯夫,偌大的化工企业基地空气质量感觉也不错嘛。都是很愉快的参观,有专人陪同,给我们介绍公司业务发展。且每次企业参观少不了一项内容,那就是有关实习和工作的情况。同学们可以向对方的人力资源部询问最新的实习和工作方面的信息,而这些公司本身就是WHU的赞助商,也乐于从WHU选纳才俊。有时候企业会找出几位往年从WHU招募过来的毕业,现身说法给大家讲述如果应聘某些岗位,并分享在公司的工作感受。这让我觉得他们的企业参观是如此的有效,从来没有做作、为了参观而参观的味道。

总的来说,德国人的严谨、认真态度体现在许多方面。去巴斯夫参观的时候,我们一起座谈讨论企业责任。因为巴斯夫是个化工企业,环境方面自然有相当大的责任和风险。为了这次座谈,有一位企业道德方面的专门人士专程从柏林飞过来,给我们这些晚辈讲述当前德国企业的情况和巴斯夫的企业责任。有着这种严肃认真的态度,难怪德国制造被世人所信赖。




生活篇

WHU平时的学校生活是丰富多彩的,我一辈子将记住在这个德国小镇上快乐的四个月的时光。

每周二的TauschiesTuesday活动。学校边上有一个小酒吧叫Korova,其实它很普通,我甚至都想不起它有啥特别之处,里面有一个老太和一个老大爷就是服务员。而Korova这个名字却永远留在了WHU人的心中,它是我们同学聚会、聊天、喝酒的场所。每个星期二晚上十点,大家不是在Korova就是在去Korova的路上。一杯Weissbier啤酒,一群年青人,畅聊到凌晨两三点。到了学期过半,交换生的学生会搞起了一个叫Tauschies Tuesday的活动。就是每周二由一个国家的交换生(小的国家就几个国家的同学一起)做一些有特色的本国食物,然后放在Korova供大家品尝。十一月十三号轮到我们中国人做食物,我和许多中国的同学一起亲自动手,做了茶叶蛋、黄瓜汤、板栗鸡,鸡蛋饼、米饭,赢得了好评。通过我们的努力,还是赢来了不少人气,茶叶蛋很快就没了,板栗鸡赞不绝口。

不定期的Regional travelling。我参加了两次Regional travelling,一次是我的一个Buddy组织的,还有一次是学校的外事办组织的。因为学校所在的区域是德国最好的白葡萄酒产区,所以我们就直奔葡萄园,品酒,赏景,交友,何乐而不为呢?因为学校所在莱茵河边上,沿线自然风景着实漂亮,河边的山上经常有一些古堡,有着不同的历史。

疯狂的Party。我觉得Party文化绝对是中国人刚到欧洲最不适应的。初到WHU,着实被西方人的奔放吓了一跳,Party上年轻的男男女女玩起来没有任何约束。看着他们通宵跳舞,我们这些来自亚洲的交换生只能称他们为“野兽”。我只能说,我是一条来自东方的鱼,实在不懂西方的水。后来参加的多了,稍微习惯点了,我开始习惯Party晚上10点开始,我开始习惯通宵舞动,我开始配合一些mm做一些动作。我很惊讶地发现,为什么不论法国人,德国人,美国人,巴西人,阿根廷人,意大利人,他们似乎对这些节奏和音乐都很了解,而我真是一无所知,从头学起,甚至至今还只是刘姥姥进大观园而已。

说起Party,我不得不说EuroMaster。

WHU每年秋季都会举办EuroMaster活动,这项活动由WHU发起至今已经举办了十五届,活动内容主要是体育比赛,参加的对象是在欧洲的商学院。大家并不是为了成绩而比赛,更多的是为了友谊和交流。EuroMaster开始时,小小的WHU校园异常热闹,很多生面孔时时出现在路上。更令参加者兴奋的是,WHU为EuroMaster准备了最好的Party,两天比赛,每天晚上大家尽情High到天明。我有幸去疯狂了两天,实在是大开眼界。上千人在一个偌大的室内场馆里随着音乐舞动,通宵不知疲倦。更有甚者,居然还在Party上还安排了美人沐浴,跳起了脱衣舞,尺度之大,至今令我感到诧异。让我不禁感叹我们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西方的还是有相当大的差别。我只能说,中、欧文化的差异之大,没有亲身去经历,很难体会。但是不得不说的,既然是疯狂活动,大家还是要小心为上。每次大型Party,基本都有人受伤的,我亲眼目睹了两起。一次是我们班的一个女同学滑倒在地,手臂骨头断掉;还有一次看见一个德国帅哥在厕所边醉醺醺地倒地,脑袋直接撞到地板,鲜血直流。可是令我惊讶的是,学校对这些事故基本不太采取什么措施,我想他们应该觉得这是你自己的事情,照顾好自己每个成年人都应该懂的。这也是与中国非常不同的地方,他们可能比我们更自主吧。试问,中国有哪个高校官方默认大型学生活动可以通宵进行(像跳舞)?中国也不可能在学生活动的时候会有脱衣舞表演。写到这里,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教育是在一个统一的体制下进行的,有些方面的体制优势会铸就我们学生的优势,而某些方面的同样铸成了这么一支庞大的学生的普遍问题。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我们都要反思。


旅游及我的看法

我相信所有去欧洲交换的同学都会结伴或者独自进行欧洲各国旅游。我在这里不想讲太多,已经有许多同学有了这方面的文章。我只想聊聊我的体会和建议。我的WHU交换学习历时四个月多几天,其中有一个月零几天是在旅行,而剩余的三个月时间里我基本就待在那个小镇每天用功地上着课,疯狂地参加着学校不同的活动。我觉得这样的时间安排是相当不错的。我给自己的解释是这样的,旅行将来应该会有机会,而我在WHU读MBA的机会此生仅此一回,更重要的是跟这些国际同学如此长时间的相处,机会也比较难得。我看到有许多交换生,至少有一半时间在外面旅行,只能是羡慕、嫉妒、恨来形容。不过话说回来,上课也有上课的好处,经常会跟相同的一群人长时间在一起,时间长了自然就熟了,从他们那边,我同样也学到了不少有关西方社会的东西。其实交换生的身份是结交各国朋友的绝佳护照,浪费了岂不可惜?我羡慕很多同学四处旅游,见广识多。但是他们未必有机会能静下心来与自己身边的国际同学好好交换对一些问题的不同看法。他们也未必像我有这份闲心,一个人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地方待着,每天看着案例作业,偶尔叫一两个好朋友一起出去那小岛上散散步,欣赏一下蓝天、白云还有那不知是野生的还是种植的苹果树。回想这些情景,我并没有后悔。这也是不错的时光。我还是好好珍惜了这四个月光阴。




尾声

四个月时光虽然短暂,留给我的往事却有许多。想念跟同学们在讨论室里没日没夜讨论小组作业的情景,想念一个人在健身房里锻炼的情景,想念背着单肩包在异国他乡的青旅里与五湖四海的人聊天的情景,还有想念在灯红酒绿的Party上疯狂地通宵舞动的情景。

再见了,欧洲!再见了,同学们!相信我们还会相见――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在阳光灿烂的日子……



章华杰

同济大学2013全日制MBA

Email:chunzilu@gmail.com

2013.1